他也不知道这个公孙延到底值不值得信任

- 编辑:admin -

他也不知道这个公孙延到底值不值得信任

许亮将公孙延送走,赶紧又是给李林修书一封,兵吩咐价格自己的带方老兵拨出来200人,跟随公孙延,并且领头的几个军官许亮都有特别的吩咐,看好公孙延,但是在表面上有必需很客气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在李林这一边,李林缓步走进了高句丽王的王帐,一见国川王,这个便宜老丈人果然是一个病卧在床的样子,脸色有一些惨白,不知道是不是装给李林看了。
 
    李林立即露出了一副十分焦急的样子“父王,小婿听说父王病了,赶紧过来看看,不知道父王是不是受凉染了风寒,还给父王送来了貂裘,还有很多的名贵的草药,若是父王需要,我即刻调派最好的一声来给父王看病!”
 
    李林心里骂道‘屁,还受凉,现在都快道夏天了,你要是真的盖着一个大貂皮大衣,还不给捂的一身热痱子!’。
 
    高句丽王比划了一下,虚弱的声音传出“诶……多谢小婿了,你看我这才刚刚病了,小婿就这帮的体恤,本王很是欣慰啊,来快坐!”
 
    李林做了下来,笑道“孝顺父王,这都是小婿应该做的。”
 
    高句丽王道“小婿啊,我前日叫你,你怎么没有来啊?”
 
    李林眼珠子一转道“哦,虽然这东南二门有父王的精锐部队照应着,但是我西北二门毕竟也是有一些战事,我今日才将手里的要紧事请办好,这不就来看父王了。”
 
    高句丽王也没有深问,而是惆怅到“诶…………真是老了,连一个笑笑的襄平城都已经僵持了这么多的日子了,小婿啊,父王我这一会有一些力不从心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微微一撇嘴,心说,还力不从心,你丫的死了一万多士兵,还他妈说力不从心,那一万多人你是不是压根就没放在眼里。
 
    但是鄙夷的表情稍纵即逝,李林满脸堆笑道“呵呵,父王可不要这么说,父王争执虎狼之年,嫩么能为这襄平城一城是成败说自己呢,小婿觉得,这襄平城中其实面对着父王的大军,早就是在苦苦支撑,到时小婿无能,不能为父王分担一些,辛苦父王了,小婿真是…………”李林越说还摆出一副上心的样子,好像这国川王真是他的亲爹似的。
 
    高句丽王赶紧道“诶,小婿不要这般,你还小,父王想你这般大时候还没有你这般的风度呢,小婿放心,你定然前途无量!”
 
    李林笑道“多谢父王美誉了,小婿那里可以必上父王啊,等到父王得到了这襄平城以后,小婿定会在这襄平城之中赢取公主!为父王添彩!”
 
    高句丽一听十分激动“好!好!好!哈哈哈,小婿果然是孝顺啊,到时候父王定会给小婿一笔丰厚的嫁妆!”
 
    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根高句丽王往扯皮了一阵,终于将他欲退的心安抚了下来,回到营里,许亮的书信也到了。
 
    阎柔拿着书信道“将军,玄莵那边的消息,很急!”
 
    李林皱着眉头,赶紧拿过来,打开一看,脸上忽然笑了出来,他也不知道这个公孙延到底值不值得信任,但是此人也是有点智慧,能把自己的计策拿的很通透,李林挥笔写了几个字…………
 
    许亮接到了李林的回信以后,点点头,但是那个时候公孙延已经出发一天了,许亮看着李林写的几个字,觉得自己的做法还是对的,李林写的是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。”
 
    “难道是赵云赵子龙?”李林惊叫道。“我靠,这把赵云惹到了我可怎么办啊,真麻烦,你妈的公孙瓒你没事跟我扯这个干嘛!”
 
    李林立即下令“传令,命令太史慈不可以轻举妄动,固守已经得到了两座城池,还有尽量不要与敌人硬碰硬,实在不行…………可以退出来,打不了咱们将昌黎给了公孙瓒,剩下的事情在从长计议!”
 
    传令兵下去了,一边阎柔焦急问道“将军,这样的话,咱们岂不是赔大发啦!”
 
   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