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是李林的贴身侍卫方而在大营之后

- 编辑:admin -

正是李林的贴身侍卫方而在大营之后

    公孙恭真诚的说道“父亲放心,孩儿谨记父亲之言,必定拿着李林首级来送到父亲面前!辽东必定会是我们公孙家的!”
 
    公孙度摸了摸公孙恭的脸,欣慰的点点头,“看来我辽东未来有望啊!孩儿,定要小心啊!”
 
    公孙恭看着公孙度的期望的眼神,狠狠的点点头,起身将公孙度放躺在床上,有跪在公孙度面前磕了三个响头,立即起身走出了门外,连头也没回。
 
    是夜,李林大营依旧静悄悄的,没有动静,襄平城四面城门缓缓大开,漏出来一个小缝,公孙恭马裹布,人含枚,悄悄的往李林的大营逼近,李林的大营正是在襄平城北门外大营的正中间,虽然营中的营帐不少,但是根据公孙恭估计,营中绝对不会有超过2000人,自己带这襄平城中唯一还剩下精锐的2000骑兵,因为上一会在山谷外,损失了大量的骑兵,逃回来的骑兵根本就没多少,但是这2000人想要偷袭一个仅仅只有不到2000人的大营,已经十分足够了。
 
    公孙恭给身边人一个眼神,只见身边冲出两个黑影,飞速的迁入到营门口,不一会,只见黑影往这边招招手,公孙恭嘴角一乐,“嘿!得手了!”
 
    公孙度一招手,2000伏兵立即发动攻击,“杀啊!……”公孙恭一边喊杀着,一边冲进了李林的大营,直逼最中间的营帐,那就是李林的所在地,公孙恭嘴里默念这“李林,今日,我必杀你!我必杀你!”
 
    眼看着就要冲到了李林的营帐门口,公孙恭忽然感觉不对,“怎么李林的营里连一个人没有?”公孙恭立即停下马来,向四周张望着。
 
    公孙恭心中“咯噔!”一下,“不好!中计了!”公孙恭大叫着。
 
    只见李林的大帐之中,出来了几十人,为首一人是一个白面将军,正是李林的贴身侍卫,方方,而在大营之后,有缓缓的出来了几百骑兵,黑甲,黑马,只露出来两个眼睛,满是血腥的瞪这公孙恭众人,为首一人正是侯宇,血杀二字的大旗,就算是在黑暗之中,也是格外的明显。
 
    方方将自己的长枪往地上一立,道“呵呵,贼将,还不速速下马受降!你的计谋早就被我主识破!”
 
    公孙恭又环顾四周,出了这几百兵将出来,并没有其他人,但是李林既然知道了自己会偷袭,怎么可能没有伏兵在营中,公孙恭咬咬牙,心里暗叫一声‘自己怎么可以投降,大不了一死!’。杀!”立即策马向侯宇冲去。
 
    侯宇面不改色,其实也没有人能看出来血杀营众人的脸色,公孙恭也算是勇猛,提起长枪,以猛虎下山之势朝侯宇刺去,侯宇提起受伤斩马刀,一个侧身,便躲开了公孙恭的一枪,公孙恭一看刺空,赶紧回枪要防守,谁知道侯宇并没有攻击他,而是低下身子,斩马刀抬起。
 
    “噗!”的一声连带着一声战马的哀鸣声,公孙恭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便同这胯下的坐骑,栽倒在地,公孙恭大骂道“贼子敢尔!竟然杀我坐骑!”
 
    公孙恭也米有想到敌将竟然是这种卑劣的手段,没拿刀砍自己,直接砍了自己的马。
 
    侯宇哪里给他说第二句的机会,随手一会到,公孙恭的头颅百年飞在了空中,侯宇将头接住,拽着公孙恭的头发,对着只剩下一个脑袋的公孙恭道“呵呵,杀你,管他用什么方法?”公孙恭双目圆瞪,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。
 
    侯宇再也不看倒下的公孙恭,怪叫一声,飞一般的冲进了敌人阵中,后方,方方也不甘示弱,挺着长枪,带领着自己手下一百多李林的护卫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这六百多人,可算是李林手下最最精锐的士兵了,侯宇的血杀营就是一帮变态,而方方知道自己这一百余人乃是李林的护卫,是重中之重,所以训练的解释极为苛刻,乃是李林最早培养的士兵。
 
    六百人,对两千人,硬是不落下风,血杀营犹如杀神一般,将身上的杀气全部释放了出来,每个人举着斩马刀,策马就冲入了一群士兵之中,各个都是以一敌百,再加上血杀营身上穿着精良的盔甲,就连马匹身上都有着盔甲,乃是一流的精甲骑兵,一时之间,公孙恭的骑兵根本对其无可奈何,再加上受了血杀营那恶魔一般的气场影响,他们只能任人宰割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